• 正在加載中...
  • 951年

    951年是一個年份,為南唐保大九年,年內劉崇建北漢。

    編輯摘要

    目錄

    紀年/951年 編輯

    辛亥年(豬年)

    后周廣順元年

    吳越廣順元年

    于闐同慶四十年

    遼天祿五年,應歷元年

    南漢乾和九年

    荊南廣順元年

    馬楚保大九年

    后蜀廣政十四年

    南唐保大九年

    大理至治六年

    北漢乾祐四年

    年表/951年 編輯

    劉崇建北漢

    后漢河東節度使劉崇,是后漢高祖劉知遠之弟,劉知遠南下洛汴,以崇留守北都太原。及后漢乾佑三年(950)十一月,漢隱帝遇弒,崇欲起兵南下,不久聽到立己子劉赟為帝,遂不復議出兵。后周廣順元年(951)正月,郭威篡漢自立,殺崇子劉赟,當天,劉崇于太原即皇帝位,仍用后漢乾佑年號,史稱“北漢”。所轄之地僅并。汾、忻、代等十二州(一作十州),相當于今山西中部與北部。劉崇(895——954),后漢高祖劉知遠弟,后改名為旻。后漢時為河東節度使。后周立國,曾二度結遼攻后周。乾佑七年卒。謚世祖。

    后周平徐州

    后漢乾佑三年(950),鄴都留守郭威揮軍南下,后漢隱帝遇弒于大梁(今河南開封)近郊。郭威入汴,后漢迎武寧節度使劉赟為帝。劉赟離鎮之際,留右都押衙鞏廷美、元從教練楊溫守徐州。劉赟行至宋州(今河南商丘南),郭威于澶州(今河南濮陽)自立,廢赟為湘陰公。鞏廷美、楊溫聞訊,據徐州以守,等劉赟之父劉崇自河東求援。郭威使劉赟致書鞏、楊招降。不久,周殺劉斌。后周廣順元年(951)三月,周師破徐州,殺鞏廷美。

    北漢結遼寇晉州

    后周廣順元年(951)、北漢乾佑四年、遼天祿五年正月,劉祟建北漢,致書于遼求援,并以劉承鈞為招討使,領兵千人襲后周晉州(今山西臨汾東北)。二月,劉承鈞敗于晉州,轉而攻隰州(今山西隰縣),復敗,傷亡頗重,回師晉陽。四月,劉崇對遼自稱侄皇帝,并請遼行冊禮,遼于六月冊劉崇為大漢神武皇帝,劉崇亦更名劉旻。九月,北漢李存環從團柏(今山西)攻后周,遼世宗耶律阮(兀欲)親率諸部南下援北漢,途中遇弒。至十月,遼派蕭禹統兵五萬、劉旻自將二萬兵合師攻晉州。遼與北漢軍三面包圍晉州,日夜攻城。后周以王峻統兵救晉州,后周軍首先占據了晉州以南的險要之地蒙阬。十二月北漢及遼軍因城堅難克,又值天寒大雪,軍中缺糧,加之后周援軍已至,燒營夜遁。后周派騎兵追擊,北漢兵墜入山谷死者甚眾。周將藥元福主張乘勝滅北漢,諸將不愿追擊,王峻也下令回軍,而未能破北漢。北漢與遼經此一役,損兵折將,劉旻從此居一隅,與后周相爭之心受阻。

    察割政變

    耶律安端子察割向世宗揭露其父安端,世宗貶安端領部族軍,留察割在朝,深得世宗的寵信。949年,耶律屋質就表奏世宗察割的反狀,世宗不聽。951年,耶律屋質再次向世宗揭露察割,世宗則說:“察割舍父事我,可保無他。”九月,北漢向遼求援。世宗親率大軍南下,到達歸化州祥古山,與太后蕭氏(世宗生母)祭遼太宗。和群臣宴飲大醉。察割勾結耶律盆都乘機闖入營帳,殺死世宗皇帝和太后,自稱皇帝。時太宗長子壽安王耶律璟隨行在軍,就和屋質整兵出戰,討伐察割。察割知道要失敗,就把許多將領的家屬捆綁起來說:“先把你們都殺死。”林牙耶律敵烈對察割說:“沒有你廢掉皇帝,壽安王怎么能夠得勢,以此為理由,或許可以免罪。”察割命敵烈和罨撒葛去向壽安王說情。敵烈按照壽安王的計謀,把察割騙出帳外,世宗弟婁國親手殺死察割。平亂后,壽安王耶律璟繼皇帝位,即穆宗,改年號為應歷。

    南唐滅楚

    南唐保大九年(951)、后周廣順元年初,南唐以楚政濁亂,謀取楚,以邊鎬為信州(今江西)刺史,領兵屯于袁州(今江西宜春),楚王馬希萼殺戮無度,縱酒荒淫,又不恤役者。九月,楚馬步都指揮使徐威、左右軍馬步使陳敬達等人作亂,囚馬希萼于衡山。立馬希崇為武安留后。朗州(今湖南常德)劉言聞訊,乘機發兵稱討篡奪之罪,屯于益陽,馬希崇一面派軍拒之,一面又媾和于朗人,殺都軍判官楊仲敏等人,函首送至朗州。衡山指揮使廖偃與彭師翥帥莊戶及鄉人為兵,立馬希萼為衡山王,不幾日即有一萬多人,一時州縣多有響應,并派人向南唐求援。而長沙的徐威等人因馬希崇難以成事,朗州、衡山南北相隔,欲殺馬希崇。其謀為馬希崇所知,密遣范守牧請兵于南唐,南唐命邊鎬自袁州赴長沙。十月,邊鎬至醴陵,馬希崇遣使奉箋請降。南唐軍入長沙,楚亡國。邊鎬發楚倉粟賑饑民,楚人大悅。十一月又取馬希崇帥宗族將佐入南唐;邊鎬又派兵至衡山促馬希萼入朝,馬希萼率將士萬余人入南唐。

    南漢盡占嶺南之地

    南漢乾和九年(951)、后周廣順元年十月,南唐滅楚,南漢以內侍使吳懷恩為西北招討使,屯于邊境之上,伺機而動。楚靜江節度副使,知桂州事馬希隱惡楚王馬希萼所遣州都監彭彥暉,暗中聯絡楚蒙州(今廣西蒙山)刺史許可瓊。許可瓊正懼南漢大軍壓境,棄州引軍往桂州(今廣西桂林),遂彭彥暉。南漢吳懷恩乘機占領蒙州,乘勝掠桂州。南漢中宗劉弘熙致書馬希隱,馬希隱議降,支使潘玄珪以為不可。吳懷恩率軍至桂州城下,馬希隱、許可瓊棄城逃奔全州(今廣西全州西)。南漢軍乘勝取宜(今廣西宜山),連(今廣東連縣)、梧(今廣西梧州)、嚴(今廣西來賓東南)、富(今廣西昭平)、昭(今廣西平東西)、柳(今廣西)、象(今廣西象縣)、龔(今廣西平南)八州之地。南漢始盡占嶺南之地。

    大事/951年 編輯

    (1)春,正月,丁卯,漢太后下誥,授監國符寶,即皇帝位。監國自皋門入宮,即位於崇元殿,制曰:“朕周室之裔,虢叔之后,國號宜曰周。”改元,大赦。楊、史弘肇、王章等皆贈官,官為斂葬,仍訪其子孫敘用之。凡倉場、庫務掌納官吏,無得收斗余、稱耗;舊所進羨余物,悉罷之。犯竊盜及奸者,并依晉天福元年以前刑名,罪人非反逆,無得誅及親族,籍沒家貲。唐莊宗、明宗、晉高祖各置守陵十戶,漢高祖陵職員、宮人、時月薦享及問守陵戶并如故。初,唐衰,多盜,不用律文,更定峻法,竊盜贓三匹者死;晉天福中,加至五匹。奸有夫婦人,無問強、和,男女并死。漢法,竊盜一錢以上皆死;又罪非反逆,往往族誅、籍沒。故帝即位,首革其弊。

    (1)春季,正月,丁卯(初五),后漢太后頒下誥令,授予監國郭威傳國璽印,正式即皇帝位。郭威從皋門進入皇宮,在崇元殿即位,下制書說:“朕是周代宗室的子孫,虢叔的后裔,國號應該叫周。”改年號,實行大赦。楊、史弘肇、王章等人都追贈官爵,官府為他們收斂安葬,并且尋訪他們的子孫依次任用。所有糧食倉庫、場院掌管交納的官吏,不得收取額外的“斗余”、“稱耗”。從前以賦稅盈余名義進貢物品,全部取消。犯有盜竊罪和強奸罪的,一律按照后晉天福元年以前的刑法條文處理;罪人不犯謀反罪的,不得株連親戚家族和登記沒收家產。后唐莊宗、后唐明宗、后晉高祖安葬處分別設置守陵的人家十戶,后漢高祖陵園的官吏、宮人,一年四季供奉祭祀以及守陵戶數一律照舊。當初,唐朝衰敗,盜賊很多,便不用原來的刑律條文,另外制訂嚴刑酷法,規定盜竊臟物夠三匹絹帛的處死。后晉天福年間將處死標準加到五匹絹帛。奸淫有夫之婦,不論強奸、通奸,男女一律處死。后漢刑法規定,盜竊錢一文以上的都處死,此外罪行還不屬于謀反的,往往滿族抄斬、沒收家產。所以后周太祖郭威一即位,首先革除這些弊端。

    初,楊以功臣、國戚為方鎮者多不閑吏事,乃以三司軍將補都押牙、孔目官、內知客,其人自恃敕補,多專橫,節度使不能制;至是悉罷之。

    當初,楊因為功臣元勛、皇親國戚擔任鎮守一方長官大多不熟悉行政事務,于是用朝廷三司軍將補任都押牙、孔目官、內知客,那些人自仗是皇命敕補,大多專橫跋扈,節度使不能控制;到這時全部罷免。

    帝命史弘肇親吏上黨李崇矩訪弘肇親族,崇矩言:“弘肇弟弘福今存。”初,弘肇使崇矩掌其家貲之籍,由是盡得其產,皆以授弘福;帝賢之,使隸皇子榮帳下。

    后周太祖命令史弘肇親吏上黨人李崇矩尋訪史弘肇的親族,李崇矩說:“史弘肇的弟弟史弘福如今還在。”當初,史弘肇讓李崇矩掌管他家財產的帳簿,因此得到全部史家財產,李崇矩都交付給了史弘福。太祖認為李崇矩賢能,讓他在皇子郭榮手下供職。

    (2)戊辰,以前復州防御使王彥超權武寧節度使。

    (2)戊辰(初六),任命前復州防御使王彥超代理武寧節度使。

    (3)漢李太后遷居西宮,己巳,上尊號曰昭圣皇太后。

    (3)后漢李太后遷居西宮,己巳(初七),后周太祖進上尊號稱昭圣皇太后。

    (4)開封尹兼中書令劉勛卒。

    (4)開封尹兼中書令劉勛去世。

    (5)癸酉,加王峻同平章事。

    (5)癸酉(十一日),王峻加官同平章事。

    (6)以衛尉卿劉主漢隱帝之喪。

    (6)命令衛尉卿劉主辦后漢隱帝的喪事。

    (7)初,河東節度使兼中書令劉崇聞隱帝遇害,欲舉兵南向,聞迎立湘陰公,乃止,曰:“吾兒為帝,吾又何求!”太原少尹李驤陰說崇曰:“觀郭公之心,終欲自取,公不如疾引兵逾太行,據孟津,俟徐州相公即位,然后還鎮,則郭公不敢動矣;不然,且為所賣。”崇怒曰:“腐儒,欲離間吾父子!”命左右曳出斬之。驤呼曰:“吾負經濟之才而為愚人謀事,死固甘心!家有老妻,愿與之同死。”崇并其妻殺之,且奏於朝廷,示無二心。及廢,崇乃遣使請歸晉陽。詔報以“湘陰公比在宋州,今方取歸京師,必令得所,公勿以為憂。公能同力相輔,當加王爵,永鎮河東。”

    (7)當初,河東節度使兼中書令劉崇聽說后漢隱帝遇害,準備起兵向南進發,聽說迎立湘陰公劉繼位,于是作罷,說:“我兒子當皇帝,我又有什么可求!”太原少尹李驤私下勸說劉崇道:“觀察郭威的心思,終究是要自取帝位,您不如火速領兵翻過太行山,占據孟津,等待徐州相公劉即帝位,然后返回鎮所,那郭威就不敢動手了。不然,將要被人出賣。”劉崇發怒道:“你這個腐儒,想要離間我父子關系!”命令手下人將李驤拉出去斬首。李驤大喊道:“我懷經世濟民的才能卻在為愚人謀劃事情,死了本當甘心!但家中還有年老的妻子,希望和她同死。”劉崇便連他的妻子一齊殺了,并且向朝廷奏報,表示沒有二心。到了劉被廢黜,劉崇才派遣使者請求讓劉返歸晉陽。詔書回答說:“湘陰公劉近在宋州,如今正取道返歸京城,必定讓他得其所宜,您不要為此憂慮。您如能一同出力輔佐朝廷,理當加封王爵,永遠鎮守河東。”

    鞏廷美、楊溫聞湘陰公失位,奉妃董氏據徐州拒守,以俟河東援兵,帝使以書諭之。廷美、溫欲降而懼死,帝復遺書曰:“爰念斯人盡心於主,足以賞其忠義,何由責以悔尤,俟新節度使入城,當各除刺史,公可更以委曲示之。”

    鞏廷美、楊溫聽說湘陰公劉失去帝位,便侍奉劉妃子董氏占據徐州堅守,以此等待河東援軍,后周太祖讓劉用書信陳說利害。鞏廷美、楊溫想投降而怕死,后周太祖又給劉書信說:“念及這兩人對主人竭盡忠心,就值得獎賞他們的忠義,哪有什么理由責備他們有過錯,等待新節度使入城,應當分別委任刺史,您可再用親筆信宣示此意。”

    (8)契丹之攻內丘也,死傷頗多,又值月食,軍中多妖異,契丹主懼,不敢深入,引兵還,遣使請和於漢。會漢亡,安國節度使劉詞送其使者詣大梁,帝遣左千牛衛將軍朱憲報聘,且敘革命之由,以金器、玉帶贈之。

    (8)契丹軍隊進攻內丘,死傷很多,又碰到月食,軍中出現許多奇異怪事,契丹主恐懼,不敢繼續深入,便領兵返回,派遣使者向后漢請求和好。適逢后漢滅亡,安國節度使劉詞送契丹使者到大梁,后周太祖派遣左千牛衛將軍朱憲回報使者來訪,并且陳述改朝換代的緣由,把金器、玉帶贈送給契丹主。

    (9)帝以鄴都鎮撫河北,控制契丹,欲以腹心處之。乙亥,以寧江節度使、侍衛親軍都指揮使王殷為鄴都留守、天雄節度使、同平章事,領軍如故,仍以侍衛司從赴鎮。

    (9)后周太祖利用鄴都鎮撫黃河以北地區,控制契丹,打算安排心腹親信居守。乙亥(十三日),任命寧江節度使、侍衛親軍都指揮使王殷為鄴都留守、天雄節度使、同平章事,兼領侍衛軍照舊,并仍帶侍衛司隨從同赴鎮所。

    (10)丙子,帝帥百官詣西宮,為漢隱帝舉哀成服,皆如天子禮。

    (10)丙子(十四日),后周太祖率領文武百官到西宮,為后漢隱帝發喪,穿上喪服,全都按照天子的葬禮。

    (11)慕容彥超遣使人貢,帝慮其疑懼,賜詔慰安之,曰:“今兄事已至此,言不欲繁,望弟扶持,同安億兆。”

    (11)慕容彥超派遣使者入朝進貢,后周太祖顧慮他有疑惑恐懼,特賜詔書安慰他,說:“如今我的事情已到這個地步,不想多說,只望你能鼎力扶助,共同安定黎民。”

    (12)戊寅,殺湘陰公於宋州。

    (12)戊寅(十六日),在宋州殺死湘陰公劉。

    (13)是日,劉崇即皇帝位於晉陽,仍用乾年號,所有者并、汾、忻、代、嵐、憲、隆、蔚、沁、遼、麟、石十二州之地。以節度判官鄭珙為中書侍郎,觀察判官滎陽趙華為戶部侍郎,并同平章事。以次子承鈞為侍衛親軍都指揮使、太原尹,以節度副使李存為代州防御使,裨將武安張元徽為馬步軍都指揮使,陳光裕為宣徽使。

    (13)當天,劉崇在晉陽即皇帝位,仍舊沿用乾年號,所統轄的有并州、汾州、忻州、代州、嵐州、憲州、隆州、蔚州、沁州、遼州、麟州、石州,共十二州之地。任命節度判官鄭珙為中書侍郎,觀察判官滎陽人趙華為戶部侍郎,均為同平章事。任命次子劉承鈞為侍衛親軍都指揮使、太原尹,任命節度副使李存為代州防御使,副將武安人張元徽為馬步軍都指揮使,陳光裕為宣徽使。

    北漢主謂李存、張元徽曰:“朕以高祖之業一朝墜地,今日位號,不得已而稱之;顧我是何天子,汝曹是何節度使邪!”由是不建宗廟,祭祀如家人,宰相月俸止百緡,節度使止三十緡,自余薄有資給而已,故其國中少廉吏。

    北漢主劉崇對李存、張元徽說:“朕只因為高祖的大業一朝斷送,所以今日的帝位年號,是不得已才稱的。但我算是什么天子,你們又算是什么節度使啊!”因此不建立宗廟,祭祀祖宗如同普通百姓,宰相每月俸祿只有一百緡錢,節度使只有三十緡錢,其余官員也都只有微薄的供養而已,所以北漢國中很少有廉潔的官吏。

    客省使河南李光美嘗為直省官,頗諳故事,北漢朝廷制度,皆出於光美。

    客省使河南人李光美曾經做過直省官,很熟悉宮廷舊事,北漢朝廷的各項制度,都出自李光美之手。

    北漢主聞湘陰公死,哭曰:“吾不用忠臣之言,以至於此!”為李驤立祠,歲時祭之。

    北漢君主聽說湘陰公劉死訊,哭著說:“我不聽忠臣的話,才至于此!”為李驤建立祠堂,逢年過節祭祀他。

    (14)己卯,以太師馮道為中書令,加竇貞固侍中,蘇禹司空。

    (14)己卯(十七日),后周太祖任命太師馮道為中書令,竇貞固加官侍中,蘇禹加官司空。

    (15)王彥超奏遣使赍敕詣徐州,鞏廷美等猶豫不肯啟關,詔進兵攻之。

    (15)王彥超奏報派遣使者攜帶敕書到徐州,鞏廷美等猶豫未決不肯打開城門,后周太祖下詔令進兵攻城。

    (16)帝謂王峻曰:“朕起於寒徽,備嘗艱苦,遭時喪亂,一旦為帝王,豈敢厚自奉養以病下民乎!”命峻疏四方貢獻珍美食物,庚辰,下詔悉罷之。其詔略曰:“所奉止於朕躬,所損被於庶。”又曰:“積於有司之中,甚為無用之物。”又詔曰:“朕生長軍旅,不親學問,未知治天下之道,文武官有益國利民之術,各具封事以聞,咸宜直書其事,勿事辭藻。”帝以蘇逢吉之第賜王峻,峻曰:“是逢吉所以族李崧也!”辭而不處。

    (16)后周太祖對王峻說:“朕出身在貧賽之家,飽嘗艱辛困苦,遭遇時世沉淪動亂,如今一朝成為帝王,豈敢優厚自己的供養而讓下面百姓吃苦呢!”命令王峻清理四方貢獻的珍美食物,庚辰(十八日),下詔令全部停止進貢。詔書大致說:“所供養的只給朕一人,而受損害的卻普及黎民百姓。”又說:“貢品貯存在官府之中,大多成為無用之物。”又下詔書說:“朕生長在軍隊,沒有親自從師學習,不懂治理天下的道理,文武官員有利國利民的辦法,各自上書奏報讓我知道,都應直陳其事,不要講究辭藻。”后周太祖將蘇逢吉的宅第賞賜給王峻,王峻說:“這是蘇逢吉誅滅李崧家族的起因啊!”推辭而不住。

    (17)初,契丹主北歸,橫海節度使潘聿棄鎮隨之,契丹主以聿為西南路招討使。及北漢主立,契丹主使聿遺劉承鈞書;北漢主使承鈞復書,稱:“本朝淪亡,紹襲帝位,欲循晉室故事,求援北朝。”契丹主大喜。北漢主發兵屯陰地、黃澤、團柏;丁亥,以承鈞為招討使,與副招討使白從暉、都監李存將步騎萬人寇晉州。從暉,吐谷渾人也。

    (17)當初,契丹主返歸北方,橫海節度使潘聿離棄鎮所跟隨北上,契丹主任命潘聿為西南路招討使。及至北漢主即位,契丹主讓潘聿給劉承鈞去信;北漢主讓劉承鈞復信,說:“原來的漢朝已淪陷滅亡,我繼承帝位,想遵循晉朝的先例,向北朝契丹求援。”契丹主非常高興。北漢主發兵屯住陰地、黃澤、團柏。丁亥(二十五日),任命劉承鈞為招討使,與副招討使白從暉、都監李存率領步兵、騎兵萬人侵犯晉州。白從暉是吐谷渾人。

    (18)郭崇威更名崇,曹威更名英。

    (18)郭崇威改名為崇,曹威改名為英。

    (19)二月,丁酉,以皇子天雄牙內都指揮使榮為鎮寧節度使,選朝士為之僚佐,以侍御史王敏為節度判官,右補闕崔頌為觀察判官,校書郎王樸為掌書記。頌,協之子;樸,東平人也。

    (19)二月,丁酉(初五),后周太祖任命皇子天雄牙內都指揮使郭榮為鎮寧節度使,挑選朝廷文士當他的屬官,任命侍御史王敏為節度使判官,右補闕崔頌為觀察判官,校書郎王樸為掌書記。崔頌是崔協的兒子,王樸是東平人。

    (20)戊戌,北漢兵五道攻晉州,節度使王晏閉城不出。劉承鈞以為怯,蟻附登城;晏伏兵奮擊,北漢兵死傷者千余人。承鈞遣副兵馬使安元寶焚晉州西城,元寶來降。承鈞乃移軍攻隰州,癸卯,隰州刺史許遷遣步軍都指揮使孫繼業迎擊北漢兵於長壽村,執其將程筠等,殺之。未幾,北漢兵攻州城,數日不克,死傷甚眾,乃引去。遷,鄆州人也。

    (20)戊戌(初六),北漢軍隊分五路進攻晉州,節度使王晏緊閉城門不出。劉承鈞認為王晏膽怯,下令士兵像螞蟻那樣密集攀墻登城。王晏埋伏的士兵奮起反擊,北漢軍隊死傷一千余人。劉承鈞派副兵馬使安元寶焚燒晉州西城,安元寶卻前來投降。劉承鈞于是轉移軍隊攻打隰州,癸卯(十一日),隰州刺史許遷派步軍都指揮使孫繼業在長壽村迎擊北漢軍隊,捉住北漢將軍程筠等人,殺死他們。不久,北漢軍隊進攻隰州州城,多日不能攻克,死傷慘重,于是退兵離去。許遷是鄆州人。

    (21)甲辰,楚王希萼遣掌書記劉光輔入貢于唐。

    (21)甲辰(十二日),楚王馬希萼派遣掌書記劉光輔到南唐進貢。

    (22)帝悉出漢宮中寶玉器數十,碎之於庭,曰:“凡為帝王,安用此物!聞漢隱帝日與嬖寵於禁中嬉戲,珍玩不離側,茲事不遠,宜以為鑒。”仍戒左右,自今珍華悅目之物,無得入宮。

    (22)后周太祖將后漢宮中數十件珠寶玉器全部清出,在廳堂上砸碎,說:“所有當帝王的,哪里用得著這些東西!聽說漢隱帝整日與親信寵臣在宮禁中游戲玩耍,珍寶古玩不離身邊,此事不遠,應該引為鑒戒。”并告誡左右的人,從今以后珍貴華麗、賞心悅目的物品,不得進入宮廷。

    (23)丁未,契丹主遣其臣裊骨支與朱憲偕來,賀即位。

    (23)丁未(十五日),契丹主派遣他的臣子裊骨支與朱憲一同來朝,祝賀后周太祖即皇帝位。

    (24)戊申,敕前資官各聽自便居外州。

    (24)戊申(十六日),后周太祖下敕令前朝官員居住京外州、縣各聽自便。

    (25)陳思讓未至湖南,馬希萼已克長沙;思讓留屯郢州,敕召令還。

    (25)陳思讓沒有到達湖南鎮府,馬希萼便已攻克長沙,陳思讓只得滯留屯住郢州,后周太祖下敕書召回。

    (26)丁巳,遣尚書左丞田敏使契丹。北漢主遣通事舍人李使于契丹,乞兵為援。

    (26)丁巳(二十五日),后周太祖派遣尚書左丞田敏出使契丹。北漢主派遣通事舍人李出使到契丹,請求出兵作為援軍。

    (27)詔加泰寧節度使慕容彥超中書令,遣翰林學士魚崇諒詣兗州諭指。崇諒,即崇遠也。彥超上表謝。三月,壬戌朔,詔報之曰:“向以前朝失德,少主用讒,倉猝之間,召卿赴闕,卿即奔馳應命,信宿至京,救國難而不顧身,聞君召而不俟駕;以至天亡漢祚,兵散梁郊,降將敗軍,相繼而至,卿即便回馬首,徑反龜陰;為主為時,有終有始。所謂危亂見忠臣之節,疾風知勁草之心,若使為臣者皆能如茲,則有國者誰不欲用!所言朕潛龍河朔之際,平難浚郊之時,緣不奉示喻之言,亦不得差人至行闕。且事主之道,何必如斯!若或二三於漢朝,又安肯忠信於周室!以此為懼,不亦過乎!卿但悉力推心,安民體國,事朕之節,如事故君,不惟黎庶獲安,抑亦社稷是賴。但堅表率,未議替移。由衷之誠,言盡於此。”

    (27)后周太祖下詔泰寧節度使慕容彥超加官中書令,派遣翰林學士魚崇諒到兗州宣旨。魚崇諒就是魚崇遠。慕容彥超進表書道謝。三月,壬戌朔(初一),詔書回復說:“昔日因為前代漢朝喪失德政,年少君主聽用讒言,危急關頭,征召愛卿奔赴宮闕,愛卿立即飛奔疾馳接受命令,只過了兩夜便趕到京城,這真是拯救國家危難而不顧自身,聽到君主召喚而不等駕車。及至上天結束漢朝國運,軍隊在大梁郊外潰散,投降的將領、潰敗的軍隊接踵而至,愛卿卻立刻就掉轉馬頭,直接返回龜陰。對于國君,對于時勢,做到有始有終,真所謂危亂關頭才看見忠臣的節操,狂風時節才知道勁草的骨氣。倘若做臣子的都能如此,那么有國家的君主誰不想任用!表中所說朕到黃河北岸回避退讓的關頭,在浚水郊外平定亂難的時候,因為沒有接到告示,所以也沒能派人到朕的行在。但臣子事奉君主的道理,何必如此!如若對漢朝有三心二意,又怎么肯對周室忠信不二呢!由此產生恐懼,不也過分了嗎!愛卿只管盡心竭力,安民利國。事奉朕的節操,如同事奉從前君主一樣,不但黎民獲得平安,而且國家也依賴于此。朕只想堅定愛卿的表率作用,從未議論過撤換。一片肺腑之言,話全說到這里。”

    (28)唐以楚王希萼為天策上將軍、武安·武平·靜江·寧遠節度使兼中書令、楚王;以右仆射孫忌、客省使姚鳳為冊禮使。

    (28)南唐主任命楚王馬希萼為天策上將軍,武安、武平、靜江、寧遠節度使兼中書令、楚王;任命右仆射孫忌、客省使姚鳳為冊禮使。

    添加視頻 | 添加圖冊相關影像

   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
    歷史年份

    互動百科的詞條(含所附圖片)系由網友上傳,如果涉嫌侵權,請與客服聯系,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、抓取本站內容;合理使用者,請注明來源于www.xbknqy.live。

   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,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,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。

   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
    此詞條還可添加  信息模塊
    編輯摘要

    WIKI熱度

    1. 編輯次數:9次 歷史版本
    2. 參與編輯人數:9
    3. 最近更新時間:2019-07-05 17:07:19

    貢獻光榮榜

    更多

    相關詞條

    三分彩票是不是假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