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正在加載中...
  • 535年

    535年,即乙卯年(兔年),南朝梁大同元年,高昌章和五年,劉蠡升神嘉十一年,東魏天平二年,西魏大統元年,鮮于琛上愿元年。

    編輯摘要

    目錄

    紀年 /535年 編輯

    乙卯年(兔年)

    南朝梁大同元年

    高昌章和五年

    劉蠡升神嘉十一年

    東魏天平二年

    西魏大統元年

    鮮于琛上愿元年

    大事 /535年 編輯

    (1)春季,正月,戊申朔(初一),梁武帝下令大赦天下,改年號為大同。

    (2)是日,魏文帝即位于城西,大赦,改元大統,追尊父京兆王為文景皇帝,妣楊氏為皇后。

    (2)這一天,西魏文帝在長安城西郊祭天以后登上了皇位,隨即下令大赦天下,改年號為“大統”,追尊他的父親京兆王為文景皇帝,母親楊氏為皇后。

    (3)魏渭州刺史可朱渾道元先附侯莫陳悅,悅死,丞相泰攻之,不能克,與盟而罷。道元世居懷朔,與東魏丞相歡善,又母兄皆在鄴,由是常與歡通。泰欲擊之,道元帥所部三千戶西北渡烏蘭津抵靈州,靈州刺史曹泥資送至云州。歡聞之,遣資糧迎侯,拜車騎大將軍。

    (3)原北魏渭州刺史可朱渾道元起先依附于侯莫陳悅,侯莫陳悅死后,西魏的丞相宇文泰對他發起了進攻,沒能取得勝利,便與他訂立盟約,自己放棄了占領渭州的念頭。可朱渾道元一家世代居在懷朔,本人與東魏的丞相高歡關系密切,又因為母親、哥哥都在鄴城,所以常常與高歡進行聯系。宇文泰想要攻打他,可朱渾道元就率領手下的三千戶人家從西北的烏蘭津渡河到達靈州,靈州的刺史曹泥出資將他送到了云州。高歡聽到了這一消息,派人準備好糧食、財物前去迎接。還授予他車騎大將軍的職銜。

    道元至晉陽,歡始聞孝武帝之喪,啟請舉哀制服。東魏主使群臣議之,太學博士潘崇和以為:“君遇臣不以禮則無反服,是以湯之民不哭,周武之民不服紂。”國子博士衛既隆、李同軌議以為:“高后于永熙離絕未彰,宜為之服。”東魏從之。

    可朱渾道元來到晉陽之后,高歡才知道孝武帝已經去世,他就上書孝靜帝請求為孝武帝舉哀服喪。東魏國主孝靜帝叫各位大臣商議此事,太學博士潘崇和認為:“君主如果對臣子不以禮相待,在他死后,臣子就不用為他服喪,所以商湯的百姓不哭吊夏朝的王,周武王的百姓也不為商朝的紂王服喪。”國子博士衛既隆、李同軌建議,認為:“高皇后與孝武帝斷絕聯系的事沒有公布過,應該為孝武帝服喪。”孝靜帝采納了他們的意見。

    (4)魏驍騎大將軍、儀同三司李虎等招諭費也頭之眾,與之共攻靈州,凡四旬,曹泥請降。

    (4)西魏驍騎大將軍、儀同三司李虎等人招撫費也頭的兵馬,與他們一道攻打靈州,共持續了四十天,曹泥堅守不住,請求投降。

    (5)己酉,魏進丞相略陽公泰為都督中外諸軍、錄尚書事、大行臺,封安定王;泰固辭王爵及錄尚書,乃封安定公。以尚書令斛斯椿為太保,廣平王贊為司徒。

    (5)己酉(初二),西魏提升丞相略陽公宇文泰為都督中外諸軍、錄尚書事、大行臺,還封他為安定王。宇文泰堅決推辭掉王爵與錄尚書的職務,西魏文帝就封他為安定公,還任命斛斯椿為太保、廣平王元贊為司徒。

    (6)乙卯,魏主立妃乙弗氏為皇后,子欽為皇太子。后仁恕節儉,不妒忌,帝甚重之。

    (6)乙卯(初八),西魏文帝把他的妃子乙弗氏立為皇后,兒子元欽立為皇太子。皇后仁愛寬厚,勤儉節約,從不妒忌,文帝非常敬重她。

    (7)稽胡劉蠡升,自孝昌以來,自稱天子,改元神嘉,居云陽谷;魏之邊境常被其患,謂之“胡荒”。壬戌,東魏丞相歡襲擊,大破之。

    (7)稽胡部落的劉蠡升,從孝昌年間以來,就自封為皇帝,將年號改為“神嘉”,居住在云陽谷;魏國的邊境地區經常受到他的侵擾,被稱為“胡荒”。壬戌(十五日),東魏丞相高歡對劉蠡升發起襲擊,將他們打得大敗。

    (8)勃海世子澄通于歡妾鄭氏,歡歸,一婢告之,二婢為證;歡杖澄一百而幽之,婁妃亦隔絕不得見。歡納魏敬宗之后爾朱氏,有寵,生子,歡欲立之。澄求救于司馬子如。子如入見歡,偽為不知者,請見婁妃;歡告其故。子如曰:“消難亦通子如妾,此事正可掩覆。妃是王結發婦,常以父母家財奉王;王在懷朔被杖,背無完皮,妃晝夜供侍;后避葛賊,同走并州,貧困,妃然馬矢崐自作靴;恩義何可亡也!夫婦相宜,女配至尊,男承大業。且婁領軍之勛,何宜搖動!一女子如草芥,況婢言不必信邪!”歡因使子如更鞫之。子如見澄,尤之曰:“男兒何意畏威自誣!”因教二婢反其辭,脅告者自縊,乃啟歡曰:“果虛言也。”歡大悅,召婁妃及澄。妃遙見歡,一步一叩頭,澄且拜且進,父子、夫婦相泣,復如初。歡置酒曰:“全我父子者,司馬子如也!”賜之黃金百三十斤。

    (8)勃海王高歡的嫡長子高澄與他的小妾鄭氏私通。高歡襲擊稽胡之后回來,一個婢女把這一情況告訴了他,還有兩個婢女在一旁作證。高歡打了高澄一百大棍,并把他關押起來。婁妃也被隔離開來,不允許她見高歡。高歡以前把孝莊帝的皇后爾朱氏收納為妾,非常寵愛她,他們生了一個兒子叫高,高歡想要立他做自己的繼承人。高澄就向司馬子如求救。司馬子如來到王府拜見高歡,假裝不知道內情,請求見一見婁妃,高歡就把詳細情況告訴了司馬子如。司馬子如說道:“消難也和我的小妾私通了,這件事只能掩蓋起來。婁妃是王爺的結發妻子,當初經常把父母親家里的財物拿出來給您。您在懷朔的時候被人用木杖責打,背上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肉,婁妃在旁邊不分白天黑夜地侍侯您,后來為了躲避葛榮這個奸賊,你們一同出走到并州,生活貧困,王妃點燃馬糞作飯,親自制作靴子;這樣的恩義怎么可以忘掉呀?你們夫婦二人相互適合,所生的女兒嫁給了最尊貴的皇帝,兒子高澄則繼承了您的大業,況且王妃的弟弟婁領軍功勛突出,怎么可以輕易動搖得了呢?一個女人就象小草一樣,沒有必要多么看重,何況婢女的話也沒有必要去相信!”高歡聽后,就叫司馬子如重新查問這件事情。司馬子如見到高澄,便責怪他道:“你身為男子漢,怎么可以因為害怕威嚴就自己誣蔑自己!”與此同時,他又教那兩位婢女推翻自己的證詞,脅迫告狀的婢女上吊自殺,然后向高歡報告說:“那些話果然是無中生有。”高歡聽了非常高興,派人去叫婁妃和高澄。婁妃遠遠看見高歡,便走一步叩一個頭,高澄也是一邊跪拜一邊向前,父親與兒子,丈夫與妻子相互都流下了眼淚,從此又和好如初。高歡安排了酒宴,說道:“成全我們父子兩人關系的,是司馬子如呀!”于是便贈給司馬子如一百三十斤黃金。

    (9)甲子,魏以廣陵王欣為太傅,儀同三司萬俟壽洛干為司空。

    (9)甲子(十七日),西魏任命廣陵王元欣為太傅,儀同三司萬俟壽洛干為司空。

    (10)己巳,東魏以丞相歡為相國,假黃鋮,殊禮;固辭。

    (10)己巳(二十二日),東魏任命丞相高歡為相國,讓他可以使用皇帝的儀仗,賜以特殊禮遇,高歡堅決推辭不受。

    (11)東魏大行臺尚書司馬子如帥大都督竇泰、太州刺史韓軌等攻潼關,魏丞相泰軍于霸上。子如與軌回軍,從蒲津宵濟,攻華州。時修城未畢,梯倚城外,比曉,東魏人乘梯而入。刺史王羆臥尚未起,聞閣外匈匈有聲,袒身露髻徒跣,持白梃大呼而出,東魏人見之驚卻。羆逐至東門,左右稍集,合戰,破之,子如等遂引去。

    (11)東魏的大行臺尚書司馬子如率領大都督竇泰、太州刺史韓軌等人攻打潼關,西魏的丞相宇文泰在不遠的霸上駐扎了軍隊。司馬子如與韓軌帶著人馬回過頭來,從蒲津連夜渡河,攻打華州。此時,華州城還沒有修筑完畢,云梯倚在城墻的外邊,拂曉,東魏的將士攀著云梯突襲進城。刺史王羆躺在床上還沒起來,聽到屋外一片喧擾聲,顧不上穿衣服,包發髻,赤著雙腳,手持白色大棒,就大叫著沖了出去,東魏的將士見了他連忙驚慌地退卻。王羆一直追逐到東門,部下漸漸集結起來,雙方交戰,打垮了敵人的進攻,于是司馬子如人等便帶領部隊撤退。

    (12)二月,辛巳,上祀明堂。

    (12)二月,辛巳(初四),梁武帝在明堂舉行祭祀典禮。

    (13)壬午,東魏以咸陽王坦為太傅,西河王為太尉。

    (13)壬午(初五),東魏任命咸陽王元坦為太傅,西河王元為太尉。

    (14)東魏使尚書右仆射高隆之發十萬夫撤洛陽宮殿,運其材入鄴。

    (14)東魏指派尚書右仆射高隆之征調十萬民工拆除洛陽的宮殿,將拆下的材料運到鄴城。

    (15)丁亥,上耕藉田。

    (15)丁亥(初十),梁武帝舉行親耕藉田的儀式。(16)東魏儀同三司婁昭等攻兗州,樊子鵠使前膠州刺史嚴思達守東平,昭攻拔之。遂引兵圍瑕丘,久不下,昭以水灌城;已丑,大野拔見子鵠計事,因斬其首以降。始,子鵠以眾少,悉驅老弱為兵,子鵠死,各散走。諸將勸婁昭盡捕誅之,昭曰:“此州不幸,橫被殘賊,望官軍以救涂炭,今復誅之,民將誰訴!”皆舍之。

    (16)東魏的儀同三司婁昭等人攻打兗州,樊子鵠派遣以前的膠州刺史嚴思達守衛東平,婁昭攻克了該城。然后,他又指揮部隊包圍了瑕丘,由于很長時間攻不下來,便用水灌城;己丑(十二日),大野拔乘樊子鵠議事之機,便砍掉他的腦袋向婁昭投降。最初,樊子鵠因為部隊人數少,把年老體弱的人都趕來當兵,樊子鵠一死,他們各自都散開逃走了。眾位將領都勸婁昭把他們全都抓來殺掉,婁昭回答說:“這個州不幸,橫遭殘害,人們都踮起腳尖,盼望官家的軍隊把他們從水火之中解救出來,今天再殺掉他們,百姓將向誰申訴?”大家聽了這番話,都放棄了追殺的打算。

    (17)戊戌,司州刺史陳慶之伐東魏,與豫州刺史堯雄戰,不利而還。

    (17)戊戌(二十一日),梁朝司州刺史陳慶之討伐東魏,與東魏豫州刺史堯雄交戰,失利后返回。

    (18)三月,辛酉,東魏以高盛為太尉,高敖曹為司徒,濟陰王暉業為司空。

    (18)三月,辛酉(十五日),東魏任用高盛為太尉,高敖曹為司徒,濟陰王元暉業為司空。

    (19)東魏丞相歡偽與劉蠡升約和,許以女妻其太子。蠡升不設備,歡舉兵襲之,辛酉,蠡升北部王斬蠡升首以降。余眾復立其子南海王,歡進擊,擒之,俘其皇后、諸王、公卿以下四百余人,華、夷五萬余戶。

    (19)東魏的丞相高歡假裝與劉蠡升訂立和約,答應讓自己的女兒做他的太子的妻子。劉蠡升沒有進行防備,高歡大舉進兵襲擊了他,辛酉(十五日),劉蠡升手下的北部王將劉蠡升斬首向高歡投降。劉蠡升殘余的將士又擁立他的兒子南海王為皇帝,高歡再加攻擊,捉住了南海王,俘虜皇后、各位藩王、公卿以及以下的官員共達四百余人,另外還有華、夷各族的百姓五萬余戶。

    壬申,歡入朝于鄴,以孝武帝后妻彭城王韶。

    壬申(二十六日),高歡來到鄴城的皇宮朝拜孝靜帝,將自己的女兒即孝武帝的皇后許配給彭城王元韶作妻子。

    (20)魏丞相泰以軍旅未息,吏民勞弊,命所司斟酌古今可以便時適治者,為二十四條新制,奏行之。

    (20)西魏的丞相宇文泰考慮到戰事得不到平息,官吏百姓已經疲勞,就命令有關部門斟酌參照古往今來既利于目前情況、又適合于治理天下的制度,制訂出二十四項新的法令,上書得到文帝的批準后開始實行。

    泰用武功蘇綽為行臺郎中,居歲馀,泰未之知也,而臺中皆稱其能,有疑事皆就決之。泰與仆射周惠達論事,惠達不能對,請出議之。出,以告綽,綽為之區處,惠達入白之,泰稱善,曰:“誰與卿為此議者?”惠達以綽對,且稱綽有王佐之才,泰及擢綽為著作郎。泰與公卿如昆明池觀漁,行至漢故倉池,顧問左右,莫有知者。泰召綽問之,具以狀對。泰悅,因問天地造化之始,歷代興亡之跡,綽應對如流。泰與綽并馬徐行,至池,竟不設網罟而還。遂留綽至夜,問以政事,臥而聽之;綽指陳為治之要,泰起,整衣危坐,不覺膝之前席,語遂達曙不厭。詰朝,謂周惠達曰:“蘇綽真奇士,吾方任之以政。”即拜大行臺左丞,參典機密,自是寵遇日隆。綽始制文案程式朱出、墨入及計帳、戶籍之法,后人多遵用之。

    宇文泰任用武功人蘇綽為行臺郎中,一年多之后,宇文泰自己對蘇綽還不大了解,但是行臺官署中的人都稱贊蘇綽能力強,遇上有疑難的事情都去請他幫助決策。宇文泰與仆射周惠達討論一件事,周惠達不能回答宇文泰的問題,就請求允許他出去跟別人一起商議此事。周惠達出門后,把情況告訴了蘇綽,蘇綽為周惠達作了分析解答,周惠達進去后按照蘇綽的意見作出回答。宇文泰認為周惠達回答的非常好,問道:“誰和你一道作出了這番議論?”周惠達說出了蘇綽的名字,并且稱贊蘇綽具有輔佐君王成就大業的才能,宇文泰便提拔蘇綽為著作郎。宇文泰與公卿一起去昆明池觀賞捕魚,走到漢代傳下來的倉池時,回過頭來詢問身旁的人,他們中沒有一個知道倉池的情況。宇文泰就把蘇綽叫來,向他提問,蘇綽把一件件事都講得繪聲繪色。宇文泰很高興,就一直娢實教斕乜?即叢旎??庇惺裁淳跋螅???聳⒂朊鶩齙木??綰危?沾率賈對答如流。宇文泰與蘇綽一道騎著馬慢慢地并行,到了昆明池,竟然沒有撤網就返回了。在丞相府,宇文泰將蘇綽一直留到晚上,就一些軍政大事征求蘇綽的意見,蘇綽講述,宇文泰躺著傾聽。當蘇綽指出治理國家有哪些關鍵之處的時候,宇文泰從睡榻上起來,整理好衣服端正地坐著,不知不覺他的膝頭已經在席子上往前移動,蘇綽的話從晚上又持續到第二天清晨,宇文泰還聽得不滿足。第二天早上,宇文泰對周惠達說:“蘇綽真是個奇特的人,我這就讓他管理重要的政務。”他隨即任命蘇綽為大行臺左丞,讓他參與掌管處理機密大事,從此蘇綽越來越受到宇文泰的寵信。蘇綽開始制訂處理文書的程序如用紅筆批出,用黑筆簽收,還有關于計帳、戶籍的一些辦法,這些程序、辦法后來的人大多遵照沿用了。

    (21)東魏以封延之為青州刺史,代侯淵。淵既失州任而懼,行及廣川,遂反,夜,襲青州南郭,劫掠郡縣。夏,四月,丞相歡使濟州刺史蔡俊討之。淵部下多叛,淵欲南奔,于道為賣漿者所斬,送首于鄴。

    (21)東魏任用封延之為青州刺史,取代侯淵。侯淵失去了一州長官的職務后心里懼怕,走到廣川的時候就造反了。在夜間,他襲擊了青州城南的外城,又到郡縣大肆搶劫掠奪,夏季,四月,丞相高歡派遣濟州刺史蔡俊討伐侯淵。侯淵的部下大多數都背叛了他,他自己想要跑到南方去,在路上讓一個賣漿的人殺死,首級被送到鄴城。

    (22)元慶和攻東魏城父,丞相歡遣高敖曹帥三萬人趣項,竇泰帥三萬人趣城父,侯景帥三萬人趣彭城,以任祥為東南道行臺仆射,節度諸軍。

    (22)梁朝的元慶和攻打東魏的城父城,東魏丞相高歡派遣高敖曹統率三萬人馬趕往項縣,竇泰統率三萬人趕往城父城,侯景統率三萬人馬趕往彭城,又任命任祥為東南道行臺仆射,統一指揮管轄這幾支軍隊。

    (23)五月,魏加丞相泰柱國。

    (23)五月,西魏加封丞相宇文泰為柱國大將軍。

    (24)元慶和引兵逼東魏南兗州,東魏洛州刺史韓賢拒之。六月,慶和攻南頓,豫州刺史堯雄破之。

    (24)元慶和指揮兵馬逼近東魏的南兗州,東魏洛州刺史韓賢領兵抵抗。六月,元慶和又進攻南頓,東魏豫州刺史堯雄打敗了他。

    (25)秋,七月,甲戌,魏以開府儀同三司念賢為太尉,萬俟壽洛干為司徒,開府儀同三司越勒肱為司空。

    (25)秋季,七月,甲戌(三十日),西魏任命開府儀同三司念賢為太尉,萬俟壽洛干為司徒,開府儀同三司越勒肱為司空。

    (26)益州刺史鄱陽王范、南梁州刺史樊文熾合兵圍晉壽,魏東益州刺史傅敬和來降。范,恢之子;敬和,豎眼之子也。

    (26)梁朝益州刺史鄱陽王蕭范、南梁州刺史樊文熾帶領部隊聯合行動,包圍了晉壽,西魏的東益州刺史傅敬和前來投降。蕭范是蕭恢的兒子。傅敬和是傅豎眼的兒子。

    (27)魏下詔數高歡二十罪,且曰:“朕將親總六軍,與丞相掃除兇丑。”歡亦移檄于魏,謂宇文黑獺、斛斯椿為逆徒,且言“今分命諸將,領兵百萬,刻期西討。”

    (27)西魏文帝頒下詔書,歷舉了高歡的二十條罪行,并且聲明:“朕將親自統領六軍,與宇文丞相一道掃除兇惡的國賊。”高歡也向西魏傳布聲討文書,說宇文黑獺、斛斯椿是叛徒,并且揚言:“現在我將分頭命令各位將領,率領百萬人馬,定下日期西討逆賊。”

    (28)東魏遣行臺元晏擊元慶和。

    (28)東魏派遣行臺元晏襲擊梁朝的元慶和。

    (29)或告東魏司空濟陰王暉業與七兵尚書薛貳于魏,八月,辛卯,執送晉陽,皆免官。

    (29)有人告發東魏的司空濟陰王元暉與七兵尚書薛與西魏有勾結,八月,辛卯(十七日),他們被捉住并且押送到晉陽,高歡將二人的官職都免去了。

    (30)甲午,東魏發民七萬六千人作新宮于鄴,使仆射高隆之與司空胄曹參軍辛術共營之,筑鄴南城周二十五里。術,琛之子也。

    (30)甲午(二十日),東魏征調七萬六千名民工在鄴城建造新的皇宮,叫崐仆射高隆之與司空胄曹參軍辛術一道負責營建,在鄴城的南面又修筑起一座周長二十五里的新城。辛術是辛琛的兒子。

    (31)趙剛自蠻中往見東魏東荊州刺史趙郡李愍,勸令附魏,愍從之,剛由是得至長安。丞相泰以剛為左光祿大夫。剛說泰召賀拔勝、獨孤信等于梁,泰使剛來請之。

    (31)趙剛從蠻人住的地方去見東魏的東荊州刺史趙郡人李愍,規勸他歸附西魏。李愍聽從了趙剛的規勸,趙剛因此得到機會去長安。丞相宇文泰任命趙剛為左光祿大夫。趙剛勸說宇文泰將賀拔勝、獨孤信等人從梁朝召回來,宇文泰委托趙剛前去邀請。

    (32)九月,丁巳,東魏以開府儀同三司襄城王旭為司空。

    (32)九月,丁巳(十四日),東魏任命開府儀同三司襄城王元旭為司空。

    (33)冬,十月,魏太師上黨文宣王長孫稚卒。

    (33)冬季,十月,西魏的太師上黨文宣王長孫稚去世。

    (34)魏秦州刺史王超世,丞相泰之內兄也,驕而黷貨,泰奏請加法,詔賜死。

    (34)西魏的秦州刺史王超世是丞相宇文泰的內兄,他驕橫自大而且貪污財物,宇文泰上書請求繩之以法,西魏文帝頒下詔書命令王超世自殺。

    (35)十一月,丁未,侍中、中衛將軍徐勉卒。勉雖骨鯁不及范云,亦不阿意茍合,故梁世言賢相者稱范、徐云。

    (35)十一月,丁未(初五),梁朝的侍中、中衛將軍徐勉去世。徐勉的骨氣雖然還不象范云那么硬,但是也從不阿諛奉承,所以有此一說:“梁一代夠得上賢相的只有范云和徐勉二人。”

    (36)癸丑,東魏主祀圜丘。

    (36)癸丑(十一日),東魏的孝靜帝在圜丘祭天。

    (37)甲午,東魏閶闔門災。門之初成也,高隆之乘馬遠望,謂其匠曰:“西南獨高一寸。”量之果然。太府卿任忻集自矜其巧,不肯改。隆之恨之,至是譖于丞相歡曰:“忻集潛通西魏,令人故燒之。”歡斬之。

    (37)甲午(疑誤),東魏的閶闔門發生了火災。閶闔門剛剛建成的時候,高隆之騎著馬從遠處一望,就對修門的工匠說:“西南面比其它地方高了一寸。”一量果然如此。但是太府卿任忻集很看重這個門的精巧,不肯改動。因此,高隆之便懷恨在心,到火災發生后便去丞相高歡那兒進讒言,說:“任忻集暗中與西魏聯絡,故意叫人燒掉了閶闔門。”于是,高歡就下令殺掉了任忻集。

    (38)北梁州刺史蘭欽引兵攻南鄭,魏梁州刺史元羅舉州降。

    (38)梁朝的北梁州刺史指揮將士攻打南鄭,西魏的梁州刺史元羅率領全州軍民投降。

    (39)東魏以丞相歡之子洋為驃騎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,封太原公。洋內明決而外如不慧,兄弟及眾人皆嗤鄙之;獨歡異之,謂長史薛曰:“此兒識慮過吾。”幼時,歡嘗欲觀諸子意識,使各治亂絲,洋獨抽刀斬之,曰:“亂者必斬!”又各配兵四出,使都督彭樂帥甲騎偽攻之,兄澄等皆怖橈,洋獨勒眾與樂相格,樂免胄言情,猶擒之以獻。

    (39)東魏任命丞相高歡的兒子高洋為驃騎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,并封他為太原公。高洋內心既果斷而又精明,可是外表上看起來好象智力不夠,他的兄弟以及其他的許多人都嗤笑鄙視他,唯獨高歡認為他與眾不同,曾經對長史薛說:“這孩子的見識與思考問題的能力都超過我。”還在高洋幼小的時候,高歡曾經想觀察一下各位兒子的智能如何,讓他們各自整理一團亂絲,唯獨高洋一人抽出刀來砍斷了亂絲,說:“亂的東西就一定要砍斷!”高歡還給兒子們各自配備了兵力讓他們四面出擊,又叫都督彭樂率領戴盔裹甲的騎兵假裝進攻,長兄高澄等人都害怕得亂了陣腳,只有高洋布置兵力與彭樂對抗,彭樂脫去盔甲敘述情況時,高洋還擒拿了彭樂,將他獻給高歡。

    初,大行臺右丞楊從兄岐州刺史幼卿,以直言為孝武帝所殺,同列郭秀害其能,恐之曰:“高王欲送卿于帝所。”懼,變姓名逃于田橫島。久之,歡聞其尚在,召為太原公開府司馬,頃之,復為大行臺右丞。

    當初,大行臺右丞楊的堂兄、岐州刺史楊幼卿,因為言語直率,被孝武帝下令殺害。同僚郭秀妒嫉楊的才能,就嚇唬楊說:“高王要把您送到皇上那里去。”楊害怕了,便更改了姓名逃到田橫島。很久以后,高歡聽說他崐還在人世,把他叫了回來,任命他為太原公開府司馬,沒有多少時間,又恢復了他的大行臺右丞的職務。

    (40)十二月,甲午,東魏文武官量事給祿。

    (40)十二月,甲午(二十二日),東魏根據文武百官承擔事務的輕重,給予相應的俸祿。

    (41)魏以念賢為太傅,河州刺史梁景睿為太尉。

    (41)西魏任命念賢為太傅,河州刺史梁景睿為太尉。

    (42)是歲,鄱陽妖賊鮮于琛改元上愿,有眾萬余人。鄱陽內史吳郡陸襄討擒之,按治黨與,無濫死者。民歌之曰:“鮮于平后善惡分,民無枉死賴陸君。”

    (42)這一年,鄱陽地區的妖賊鮮于琛將年號改為“上愿”,他的屬下共有一萬多人。梁朝鄱陽內史吳郡人陸襄前去討伐,捉住了鮮于琛,并按照罪行大小分別懲治了他的同伙,沒有出現濫殺無辜的現象。老百姓都歌唱道:“鮮于平后善惡分,民無枉死賴陸君。”

    (43)柔然頭兵可汁求婚于東魏,丞相歡以常山王妹為蘭陵公主,妻之。柔然數侵魏,魏使中書舍人庫狄峙奉使至柔然,與約和親,由是柔然不復為寇。

    (43)柔然的頭兵可汗向東魏求婚,丞相高歡封常山王的妹妹為蘭陵公主,將她許配給頭兵可汗作妻子。柔然多次侵擾西魏,西魏委派中書舍人庫狄峙帶著使命到達柔然,與頭兵可汗訂立了和親條約,從此柔然不再入侵西魏。

    附圖

    ?

    添加視頻?|?添加圖冊相關影像

   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

    互動百科的詞條(含所附圖片)系由網友上傳,如果涉嫌侵權,請與客服聯系,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、抓取本站內容;合理使用者,請注明來源于www.xbknqy.live。

   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,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,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。

   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 注冊
    此詞條還可添加? 信息模塊

    WIKI熱度

    1. 編輯次數: 6次 歷史版本
    2. 參與編輯人數: 6
    3. 最近更新時間:2019-07-12 14:26:03

    相關詞條

    三分彩票是不是假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