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正在加載中...
  • 公元23年”是“23年”的同義詞。

    23年

    王莽被殺,新朝結束。劉玄稱帝,建立玄漢。

    編輯摘要

    目錄

    年份簡介/23年 編輯

    世紀:公元1世紀

    年代:30年代

    年份:公元23年

    歲次:癸未(羊年)

    帝王紀年:

    ①新朝:建興帝王莽地皇四年

    ②玄漢:更始帝劉玄更始元年

    ③天水:天水王隗囂漢復元年

    重大事件/23年 編輯

    聲討王莽

    正月初一,漢軍與下江兵一同攻打向甄阜、梁丘賜軍,斬甄阜、梁丘賜,殺士卒二萬余人。王莽的納言將軍嚴尤、秩宗將軍陳茂率軍前進,打算駐防宛城。劉與他們在陽會戰,大破嚴尤、陳茂軍,于是包圍宛城。在此之前,青州和徐州的盜賊雖有幾十萬人,但一直沒有文書、號令、旗幟、軍隊組織。但等到漢兵起事,大家都自稱將軍,進攻城市,奪取土地,傳遞文書,聲討王莽的罪惡。王莽聽到了,開始擔心害怕起來。

    劉玄稱帝

    舂陵戴侯劉熊渠的曾孫劉玄,在平林兵中,稱更始將軍。這時漢兵已有十余萬人,將領們議論,軍隊雖多,卻沒有共同的領袖。于是打算擁立一位漢朝的劉姓皇族,以便順從大家的希望。南陽郡的豪杰與下江兵王常等,都主張立劉。而新市兵、平林兵的將領樂于放縱,害怕劉的威武嚴明,貪圖劉玄的懦弱,搶先共同定下策略擁立劉玄,造成既成事實,然后召來劉告知決議。劉說:“各位將軍要尊立劉姓皇族,對我們太厚愛了!然而現在赤眉在青州、徐州崛起,擁有數十萬人,聽到南陽擁立劉姓皇族的消息,恐怕他們也會擁立一位劉姓皇族。王莽還沒有消滅,而劉姓皇族互相進攻,這將使天下疑心而損害自己的力量,不是消滅王莽的辦法。而且,舂陵離宛城不過三百里,倉猝自稱皇帝,成為天下攻擊的目標,讓后來人承受衰敗,不是好的計謀。不如暫且稱王以發號施令,國王的權力也足以斬殺將領。如果赤眉擁立的人賢能,我們就一起前去投奔歸附他,絕不會剝奪我們的官爵的。如果赤眉沒有立皇帝,那么,等我們消滅了王莽,收服了赤眉,然后再稱皇帝,也不算晚。”將領們大都說:“好!”張卻拔出寶劍,砍擊地面,說:“對自己做的事情,抱著懷疑態度,一定不能成功。今天這項決定,不允許有第二種想法!”眾人都贊成。二月初一,在水畔沙灘中設置壇場,劉玄登極,面向南方站立,接受群臣朝拜。他感到羞愧,滿臉流汗,只舉手而說不出話來。于是宣布大赦,改變年號,任命堂叔劉良當國三老,王匡當定國上公,王鳳當成國上公,朱鮪當大司馬,劉當大司徒,陳牧當大司空,其他將領都當九卿將軍。從此,英雄豪杰感到失望,多有不服。

    王莽立后

    新朝建興帝王莽想要顯示自己的心情是安定的,于是染黑了胡子和頭發,立杜陵人史諶的女兒作皇后(史氏是新朝的第二任皇后)。此外還設置后宮,遴選嬪妃一百二十人,地位封號分別比照公、卿、大夫、元士。

    詔令伐賊

    建興帝王莽大赦天下,宣布詔命:“王匡、哀章等討伐青州、徐州地區的盜賊,嚴尤、陳茂等討伐前隊地區的盜賊,明白地向他們宣告來降者不殺、守約不變;如果仍然迷惑而不解散,即將派遣大司空、隆新公王邑帶領百萬大軍剿滅他們。”

    漢軍掠城

    三月,王鳳和太常偏將軍劉秀等率領漢軍攻掠昆陽、定陵、郾等城,都予攻克。

    平定崤山

    建興帝王莽知道嚴尤、陳茂已經失敗,就派遣司空王邑乘坐傳車急速出發,和司徒王尋一起發兵去平定崤山以東地區。同時征召通曉六十三家兵法的人為軍官,任用巨人巨毋霸為壘尉,又趕來虎、豹、犀、象等猛獸以助軍威。王邑到了洛陽,各州郡選派精銳的士兵,由州郡的長官親自帶領,定期會集起來的有四十三萬人,號稱百萬;其余的正在路上走,旌旗、輜重千里不絕。夏季,五月,王尋、王邑離開潁川南下,同嚴尤、陳茂會合。

    漢軍的將領們看到王尋、王邑兵多勢眾,都往回跑,進入昆陽城,驚慌不安,擔憂老婆孩子,想從這里分散而到其他城邑去。劉秀對他們說:“現在城內兵、糧既少,而城外敵軍又強大,合力抵抗敵軍,也許可以立功;如果分散,勢必不能一一保全。況且劉部隊還沒有攻下宛城,不能前來救援;假如昆陽被敵軍占領,只要一天的功夫,我軍各部也就都完了。現在怎么能不同心膽,共舉大業,反而想要守著妻子財物呢?”將領們發怒說:“劉將軍怎么敢這樣說!”劉秀笑而起身。正在此時,偵察的騎兵回來,報告說:“敵人大軍即將來到城的北面,軍陣達幾百里,看不到它的尾巴。”將領們一向輕視劉秀,到了這樣緊急的時候,才互相議論道:“再去請劉將軍謀劃這件事。”劉秀又給將領們描述成敗因素,將領們都說:“是的。”這時城中只有八九千人,劉秀讓王鳳和廷尉大將軍王常守衛昆陽,自己夜里同五威將軍李軼等十三人騎馬馳出昆陽城的南門,在外面收集士兵。

    當時開到昆陽城下的王莽軍將近十萬,劉秀等人幾乎不能出去。王尋、王邑縱兵包圍昆陽,嚴尤向王邑獻策說:“昆陽城小而堅固,現在假冒皇帝名號的劉玄在宛城,我們大軍迅速向那里進兵,他必定奔逃;宛城方面的漢軍一旦失敗,昆陽城里的漢軍自然向我軍降服。”王邑說:“我以前圍攻翟義,因沒有活捉住他而受到責備,如今帶領百萬之眾,遇城而不能攻下,這就不能顯示軍威了。應當先攻陷屠殺此城,踏著血泊前進,前歌后舞,難道不痛快嗎?”于是把昆陽包圍了幾十重,列營上百個,鉦鼓之聲響徹幾十里,還挖掘地道,用戰車撞城;用許多弓弩向城內亂射,矢下如雨,城內的人為了躲避飛矢,背著門板出外打水。王鳳等乞求投降,不被理睬。王尋、王邑自以為片刻就可成功,不擔心軍事上會出其它事故。嚴尤建議說:“《兵法》上寫著:‘圍城要留下缺口’,應讓被圍之敵得以逃出,從而使圍攻宛城的綠林軍害怕。”王邑又不聽取這個建議。

    建都宛城

    棘陽守長岑彭和前隊副將嚴說同守宛城,漢軍圍攻了幾個月,城中因為缺糧而人吃人,于是全城報降。更始皇帝進城,并在宛城建都。將領們打算殺掉岑彭,劉說:“岑彭是郡的大官,決心固守,是有氣節的表現。現在我們辦大事,應當表彰義士,不如封他。”更始帝就封岑彭為歸德侯。

    民迎更始

    劉秀到了郾、定陵等地,調發各營的全部軍隊;將領們貪惜財物,想要分出一部分兵士留守。劉秀說:“現在如果打垮敵人,有萬倍的珍寶,大功可成;如果被敵人打敗,頭都被殺掉了,還有什么財物!”于是征發了全部軍隊。

    六月初一,劉秀和各營部隊一同出發,親自帶領步兵和騎兵一千多人為先頭部隊,在距離王莽大軍四五里遠的地方擺開陣勢。王尋、王邑也派幾千人來交戰,劉秀帶兵沖了過去,斬了幾十人首級。將領們高興地說:“劉將軍平時看到弱小的敵軍都膽怯,現在見到強敵反而英勇,太奇怪了!還是我們在前面吧,請讓我們協助將軍!”劉秀又向前進兵,王尋、王邑的部隊退卻;漢軍各部一同沖殺過去,斬了數百上千個首級。漢軍接連獲勝,繼續進兵,將領們膽氣更壯,沒有一個不是以一當百。劉秀就和敢于犧牲的三千人從城西水岸邊攻擊王莽軍的主將營壘。王尋、王邑輕視漢軍,親自帶領一萬余人巡行軍陣,戒令各營都按兵不動,單獨迎上來同漢軍交戰,不利,大部隊又不敢擅自相救;王尋、王邑所部陣亂,漢軍乘機擊潰敵軍,終于殺了王尋。昆陽城中的漢軍也擊鼓大喊而沖殺出來,里應外合,呼聲震天動地;王莽軍大潰,逃跑者互相踐踏,倒在地上的尸體遍布一百多里。適值迅雷、大風,屋瓦全都被風刮得亂飛,大雨好似從天上倒灌下來,水暴漲,虎豹都嚇得發抖,掉入水中溺死的士兵上萬,河水因此不能流動。王邑、嚴尤、陳茂等以輕騎踏著死人渡過水逃走。漢軍獲得王莽軍拋下的全部軍用物資,不可勝計,接連幾個月都運不完,有些余下的就被燒掉。王莽軍的士兵奔跑,各還故鄉,只有王邑和他帶領的長安勇士幾千人回到洛陽,關中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驚懼。于是海內豪杰一致響應,都殺掉當地的州郡長官,自稱將軍,用更始年號,等待更始皇帝的詔命;一個月之內,這種形勢遍于天下。

    策書洗冤

    建興帝王莽聽說漢軍說他用鴆酒毒殺了漢平帝,便集合公卿到王路堂,打開收藏在金柜中的他替平帝請求解除疾病、愿以身代死的策書,流著淚出示給群臣看。

    馮異勸降

    劉秀再向潁川一帶奪取土地,進攻父城,未能攻克,大軍駐扎巾車鄉。潁川郡掾馮異督察五縣,被漢兵生擒。馮異說:“我有老母在父城,我愿意回去,獻上這五座縣城,以功來報答恩德。”劉秀許諾。

    馮異回去后,告訴父城縣長苗萌說:“劉玄的將領們多數兇暴蠻橫,只有劉秀將軍所到的地方,不搶劫人和財物。看他的言談舉止,不是一個平庸之人。”于是和苗萌一起率領五縣軍民投降。

    劉縯被斬

    新市兵、平林兵的將領們因為劉縯兄弟威名日盛,秘密建議更始帝劉玄除掉他倆。劉秀對劉縯說:“看情況,更始帝打算跟我們過不去。”劉縯笑著說:“一向就是如此。”不久,劉玄集合全體將領,教劉縯拿出他的寶劍,接過來仔細觀察。這時,繡衣御史申徒建跟著呈上玉,暗示更始帝早下決斷,但更始不敢發動。劉縯的舅舅樊宏對劉縯說:“申徒建莫非有范增的意圖?”劉縯不作回答。李軼最初跟劉縯兄弟感情很好,可是后來轉而諂媚擁有權柄的新貴,劉秀告誡劉縯:“對這個人不能再信任了!”劉縯不聽從。劉縯的部將劉稷,勇冠三軍,聽說劉玄即位的消息,大怒說:“當初起兵圖謀大事的,是劉兄弟。而今更始是干什么的呢!”劉玄任命劉稷當抗威將軍,劉稷不肯拜受這一任命。劉玄于是與將領們部署數千軍隊,先逮捕劉稷,準備誅殺。劉縯堅持反對。李軼、朱鮪趁機建議劉玄同時逮捕劉縯,并于當天跟劉稷一齊斬首。劉玄任命堂兄光祿勛劉賜當大司徒。劉秀聽到這個消息,從父城奪回宛城,向劉玄請罪。司徒所屬官員迎接劉秀,表示哀悼,劉秀不與他們談一句私話,唯有深自責備而已,不曾自己夸耀保衛昆陽的戰功,又不敢為劉服喪;飲食言談歡笑跟平常一樣。劉玄因此慚愧,任命劉秀當破虜大將軍,封武信侯。

    董忠滅族

    道士西門君惠對建興帝王莽的衛將軍王涉說:“讖文說劉姓應當復興,國師公的姓名就是。”王涉于是與國師公劉秀、大司馬董忠、司中大贅孫商量,準備用所屬的部隊劫持王莽,投降更始政權,以保全自己的家族。

    七月,司中大贅孫向王莽告密。王莽召見董忠責問,趁機當場格殺,命虎賁武士用斬馬劍剁董忠的尸體,逮捕董忠的家族,用濃醋、毒藥、利刀、荊棘合成一穴埋葬了他們。劉秀和王涉都自殺了。王莽因為這兩個人是至親和老部下,嫌厭人家說他的內部崩潰了,所以不公開宣布對他們的懲罰。王莽因為軍隊在外面打了敗仗,大臣們又在內部叛變,身邊沒有人可信任了,不能夠再考慮遠方的郡國,于是召王邑回來,任命為大司馬。同時,任命大長秋張邯擔任大司徒,崔發擔任大司空,司中壽容苗擔任國師。王莽憂悶得吃不下飯了,只喝酒,吃鰒魚。閱讀軍書疲倦了,便靠著幾案打盹兒,不再上床睡覺了。

    隗囂拜將

    成紀人隗崔和隗義、上人楊廣、冀人周宗同時聚眾起兵,響應劉玄的漢軍。他們進攻平襄,擊殺建興帝王莽鎮戎大尹李育。隗崔哥哥的兒子隗囂一向有很好名聲,喜愛儒家經典,隗崔等共同推舉隗囂當上將軍,隗崔當白虎將軍,隗義當左將軍。隗囂派遣使者聘請平陵人方望擔任軍師。方望建議隗囂,在平襄東郊興建漢高祖劉邦祭廟。己巳(二十二日),祭祀漢高祖、太宗、世宗,隗囂等都稱臣執事,殺馬盟誓,同心合力輔佐劉姓皇族。向各郡、各封國傳遞文告,聲討王莽罪行。統率軍隊十萬,擊殺雍州牧陳慶、安定大尹王向。然后,分別派出將領,攻打隴西、武都、金城、武威、張掖、酒泉、敦煌,全部攻克。

    宗成行惡

    最初,茂陵公孫述當清水縣長,以才能干練聞名于世。后調升導江郡卒正,郡府設于臨邛。漢兵崛起時,南陽人宗成、商縣人王岑也起兵響應,奪取漢中,殺死建興帝王莽庸部牧宋遵,集結數萬人。公孫述派人迎接宗成等。宗成等到成都,劫奪搶掠,殘暴蠻橫。

    公孫自封

    公孫述召集郡中豪杰,對他們說:“天下人不堪新朝的迫害,懷念漢朝很久了,所以聽說漢朝的將軍來到,奔走相告,到道路上迎接。而今人民無罪,妻子兒女卻受到凌辱,這些人是強盜,而不是義軍。”于是,派人假冒更始政權的使者,授予公孫述輔漢將軍、蜀郡太守兼益州牧的印信。公孫述選派精兵西擊宗成等,把他們殺死,兼并了他們的部隊。

    劉望稱帝

    漢朝鐘武侯劉望在汝南起兵,嚴尤、陳茂前往歸附。八月,劉望登極,任命嚴尤當大司馬,陳茂當丞相。

    王莽哭天

    王莽命太師王匡、國將哀章守衛洛陽,更始皇帝派遣定國上公王匡進攻洛陽,西屏大將軍申屠建、丞相司直李松進攻武關,三輔地區為之震動。析縣人鄧曄和于匡在南鄉起兵以響應漢軍,進攻武關都尉朱萌,朱萌投降;進攻右隊大夫宋綱,把宋綱殺掉;向西挺進,攻陷湖縣。王莽更加憂慮,不知所措。崔發說:“古時候國家有了大災難,就用哭向上天告哀來戰勝它。應該禱告上天祈求救助。”王莽于是率領群臣到南郊,陳述他承受符命的首尾經過,仰天大哭,聲嘶氣絕,伏地叩頭。眾儒生和老百姓每天早晚會集起來哭,給他們準備了稀飯。哭得非常悲哀的人,被任命作郎官,郎官達到五千多人。

    授封九將

    建興帝王莽任命將軍九人,都用“虎”作為將軍的名號,率領禁衛軍精銳士兵幾萬人向東方開去,把他們的妻子兒女收容到皇宮里作為人質。這時宮中儲存的黃金還有六十多萬斤,其他的貴重珍寶差不多也是這個數目,王莽更加愛不釋手,對九虎將軍部屬,每人僅賞賜四千錢。大家很怨恨,毫無斗志。九虎將軍到達華陰縣回,扼守險要。王匡、鄧曄率軍攻擊他們,六位虎將軍戰敗逃走,其中兩位虎將軍回到朝廷接受死刑處分,王莽讓使者責問他們死的人在哪里,于是二人自殺,其他四位虎將軍逃亡。還有三位虎將軍收集散兵,保衛渭口京師倉。

    鄧曄變節

    鄧曄打開武關關門,迎接漢兵。李松率三千人抵達湖縣,與鄧曄等會合,共同進攻京師倉,沒有攻下。鄧曄任命弘農掾王憲當校尉,率領數百人北渡渭河,進入左馮翊境內。李松派遣偏將軍韓臣等,一直向西推進到新豐,攻擊王莽波水將軍竇融。竇融敗退,韓臣追擊,直抵長門宮。王憲部隊推進到頻陽,沿途地方官府都迎而降服。各縣大姓分別起兵,自稱是漢朝將軍,率領部眾追隨王憲。李松、鄧曄率軍抵達華陰時,長安附近的部隊已從四方匯集到城下。大家聽說天水隗家軍也將抵達,都爭著要第一個入城,貪圖建立大功和搶劫財寶。王莽赦免城里監獄的犯人,都發給武器,殺豬飲血,跟他們立誓說:“如有不為新朝效力的人,社鬼記住他!”讓更始將軍史諶率領著他們。這些人渡過渭橋,都四散逃跑了,只剩史諶一個人回來。各路士兵挖掘王莽的妻子、兒子、父親、祖父的墳墓,焚燒他們的棺材以及九廟、明堂和辟雍,火光映照城中。

    室主自焚

    九月初一,攻城軍隊從宣平門入城。張邯遇到士兵,被殺。王邑、王林、王巡和惲等人分別帶兵在北闕下抗擊。恰好天黑,官府和豪門大宅的人全都逃跑了。己酉(初二),城里青年朱弟和張魚等人恐怕遭搶劫,奔跑喧曄,聚集成群,焚燒尚方工場門,用斧子劈開敬法殿的小門,喊道:“反賊王莽,怎么不出來投降?”大火蔓延到掖庭、承明殿,這里是黃皇室主居住的地方。黃皇室主說:“我還有什么臉面再見漢朝人?”自己縱身投入火中而死。

    新室飄搖

    建興帝王莽避火到了未央宮宣室前殿,火總是跟著他。王莽穿著全套天青色的衣服,拿著虞帝匕首。天文郎在前面按著占測時日的,王莽轉動坐席隨著斗柄所指的方向坐著,說道:“上天把這樣的品德賦予我,漢軍能把我怎么樣?”庚戌(初三),天快亮了,群臣攙扶著王莽,從前殿去漸臺,公卿等隨從官吏還有一千多人跟著他。王邑白天黑夜都在戰斗,疲倦極了,士兵死傷快完了,他飛馬進入宮中,輾轉來到了漸臺,看見他的兒子侍中王睦脫下衣帽想要逃走,王邑喝住他,讓他轉回,父子倆一同守衛著建興帝王莽。

    王莽被殺

    10月6日,漢軍兵士進入殿中,聽說王莽在漸臺,眾人將其包圍了數百重。臺上仍用弓箭與包圍的士兵對射,箭用盡了,便短兵相接。王邑父子、惲、王巡戰斗而死,王莽躲進內室。下午五時三刻,大批士兵上了漸臺,苗、唐尊、王盛等人都死在臺上。商縣人杜吳殺死了王莽,校尉東海人公賓就砍下了王莽的腦袋。兵士們分裂了王莽的身軀,四肢關節、肌肉被切割成許多塊,爭著去砍殺的有幾十人。公賓就拿著王莽的腦袋前往王憲那里。

    王憲僭偽

    王憲自稱漢朝的大將軍,城里的軍隊幾十萬人都歸屬了他。王憲住在長樂宮,把王莽的妃嬪都作為妻妾,使用建興帝王莽的車馬、衣服和器物。

    次日,李松、鄧曄進入長安,將軍趙萌和申屠建也來到。因為王憲繳獲了御璽沒有上交,私藏了許多宮女,使用了天子的儀仗,便把他捉來殺掉了。傳送王莽的腦袋前往宛城,掛在街市示眾,百姓都去擲擊它,有人切下他的舌頭來吃了。

    玄漢遷都

    更始帝劉玄將要建都洛陽,任命劉秀代理司隸校尉,派他先到洛陽修建宮殿官府。劉秀于是設置下屬官吏,用正式公文通知地方官府,處理政事完全按照西漢舊制。當時三輔的官員們派代表到洛陽迎接更始劉玄,看見將領們經過,都用布包頭,穿著女人的衣裳,沒有不恥笑的。等到看見司隸校尉的下屬官員,都高興得不能自制,有些年紀大的官員流淚說:“想不到今天重新看到了漢朝官員威武的儀表!”從此,有見識的人都歸心劉秀。

    劉玄北上定都洛陽,分別派出使節到各郡各封國巡行,宣布:“先投降的,恢復他的封爵和官位。”使節到了上谷,上谷太守扶鳳人耿況迎接,繳納印信,使節接受。可是,過了一夜,并無發還的意思。郡功曹寇恂率兵拜訪使節,請求發還印信。使節不給,說:“我是皇帝的使臣,你打算威脅嗎?”寇恂說:“我并不敢威脅閣下,只是替你的思慮不夠周密而感到惋惜。而今天下剛剛安定,閣下代表皇帝駕臨,各郡各封國沒有不伸長脖子洗耳恭聽的。可是現在才到上谷,便先自毀信譽,還有什么方法再對別的郡國發號施令?”使節不作答復。寇恂大聲呵斥左右隨從,教他們用使節名義召喚耿況。等到耿況來到,寇恂自己把印信交給耿況。使節無可奈何,只好用皇帝名義下詔,耿況受命后告辭。

    更始復興

    宛城人彭寵、吳漢逃亡到漁陽。同鄉韓鴻,擔任更始政府使節,前往北方州郡巡行,用皇帝名義下詔,任命彭寵當偏將軍,代理漁陽太守,任命吳漢當安樂縣令。

    更始皇帝劉玄派人說降赤眉。樊崇等聽說漢朝復興,便留下部眾,率將領二十余人,隨同使節來到洛陽。劉玄把他們都封為列侯。可是,樊崇等既沒有采邑,而留在原地的部眾又逐漸有背叛離去的,于是又逃回他的營地。

    李憲稱王

    王莽朝中的廬江連率潁川人李憲占據本郡自守,自稱淮南王。

    劉永襲爵

    漢朝梁王劉立的兒子劉永到洛陽朝見劉玄,劉玄封劉永為梁王,王府設在睢陽。

    劉秀握兵

    劉玄打算派親信大將巡行河北,大司徒劉賜說:“南陽劉姓宗族子弟中,只有劉秀可以勝任。”朱鮪等認為不可以,劉玄疑惑不決。劉賜懇切規勸他,劉玄才任命劉秀代理大司馬,持節北渡黃河,鎮撫慰問各州郡。

    劉賜拜相

    劉玄賜封大司徒劉賜當丞相,命令他先進入函谷關內,修建宗廟、宮室。

    除弊行新

    大司馬劉秀到達黃河以北在所經的郡縣,考察官吏政績,根據能力的大小任用或罷免,公平審理訴訟刑獄,廢除王莽殘酷的政令,恢復漢朝官名制度。官民喜悅,爭先恐后地拿著牛肉與美酒迎接慰勞。劉秀一律不接受。

    南陽人鄧禹執鞭驅馬而行,追趕劉秀,直追到鄴城才追到。劉秀說:“我有權封爵任官,先生這么遠前來,難道想進入仕途?”鄧禹說:“不愿意。”劉秀說:“既然如此,你想干什么?”鄧禹說:“只愿閣下的威望和恩德普及四海,我能在你的屬下盡一尺一寸之力,使我的聲名記載在史書上而已。”劉秀笑起來,于是留鄧禹住下,私下交談。鄧禹建議說:“如今,崤山以東還沒有安定,赤眉和青犢的人馬都有數以萬計。劉玄本是一個平凡人物,而且又不親自處理政事,所以將領都是庸碌之輩,靠著機運爬到高位,志向在于發財,爭著賣弄權勢,從早到晚自我快樂罷了,沒有忠誠正直,沒有聰明智慧,沒有深思熟慮,沒有遠大眼光,不是想要尊主安民的人。觀察古代圣明君王的興起,不過兩個條件:天時和人事。現在從天時來看,劉玄即位后,天象變異卻興起了;從人事來看,帝王大業,不是平凡人物所能勝任的。土崩瓦解的形勢,已經可見。閣下雖然立下了輔佐的功勛,但恐怕還是沒有什么成就。況且您一向具有盛大的德能和功勛,受到天下人的向往和敬佩。無論帶兵或從政,紀律嚴肅,賞罰公開而守信。當今之計,不如招攬英雄,務求取悅民心,創立高祖當年的功業,拯救萬民的生命。以閣下的遠慮,天下不難統一。”劉秀非常高興,因而命鄧禹在營中下榻,和他進行磋商。劉秀每次任命或派出將領,多征求鄧禹的意見。鄧禹對將領的判斷都與他們的才能相稱。

    劉秀自從哥哥劉縯被殺,每逢單獨居住,總是不吃酒肉,枕席上有他悲泣的淚痕。主簿馮異單獨叩頭進言寬慰。劉秀阻止他說:“你可別亂講!”馮異趁機建議說:“更始帝政治混亂,百姓無所依服擁戴。一個人饑渴得太久,容易使他吃飽。而今閣下得以不待命令而獨行事于自己控制的一大塊土地,應該分別派遣官屬巡行郡縣,傳播善政恩德。”劉秀采納了他的建議。

    騎都尉宋子人耿純在邯鄲晉見劉秀。退下后,發現劉秀的官屬帶領軍隊的法令制度,跟其他將領不同,于是留下來跟劉秀結交。

    王郎稱帝

    漢朝已故趙繆王劉元的兒子劉林,建議劉秀,在列人縣境內決開黃河,用以淹沒赤眉軍。劉秀沒有聽從,前往真定。劉林在趙、魏之間,一向講義氣,好打抱不平。新朝時,有人自稱是漢成帝的兒子劉子輿,王莽把他處死了。此時,邯鄲一位占卜先生王郎因此謊稱他才是真正的劉子輿。他解釋說:“母親本是成帝的歌女,曾經看見一股黃氣罩到身上,就懷了孕。趙后打算謀害她,幸而用別人家的嬰兒頂替,所以能保全一命。”劉林等相信這項解釋,與趙國有影響力的豪杰李育、張參等謀劃共同擁戴王郎當皇帝。恰好此時民間傳說赤眉將渡過黃河,劉林等趁此機會傳播謠言:“赤眉當立劉子輿,”以試探眾人的反應,而百姓大多數相信不疑。十二月,劉林等率領車騎數百人,于早晨進入邯鄲城,在趙王王宮停下來,立王郎當皇帝。然后,分別派出將領,向幽州、冀州奪取土地,把文告分送各州、各郡。趙國以北、遼東以西,都望風響應。

    普尼誕生

    古羅馬作家、科學家老普林尼,生于該年。

    德蘇逝世

    羅馬帝國王子德魯蘇(皇帝提比留之子),死于該年。

    添加視頻 | 添加圖冊相關影像

   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

    互動百科的詞條(含所附圖片)系由網友上傳,如果涉嫌侵權,請與客服聯系,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、抓取本站內容;合理使用者,請注明來源于www.xbknqy.live。

   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,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,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。

   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
    此詞條還可添加  信息模塊

    WIKI熱度

    1. 編輯次數:4次 歷史版本
    2. 參與編輯人數:4
    3. 最近更新時間:2019-06-21 04:14:10

    貢獻光榮榜

    更多

    相關詞條

    三分彩票是不是假的